?

她和“哈佛吳彥祖”離婚了,慶幸被逼簽署婚前協議,全網都在恭喜!

出自:英語美文  發布于:2022年04月18日

4月13日,黃阿麗官宣離婚了!離開了那個一直出現在她段子里的哈佛學子。

黃阿麗的名字,你不一定熟,但是她的段子,你肯定聽過!尤其是,如果你看過她對婚后生活的吐槽,可能也不會意外這場八年婚姻的終結。

黃阿麗甚至還揚言想要”cheat on my husband”(出軌)。

According to a source, the divorce is “amicable” and Wong and Hakuta “will continue to co-parent lovingly.”

據消息人士稱,他們的離婚是“和平的”,黃阿麗和柏田“將繼續共同撫養孩子”。

離婚消息一爆出,網友們都坐不住了!惋惜嗎?No!網友們可謂是吃瓜不嫌事大

黃阿麗要離婚了?你是說那些想出軌她丈夫和恨他的事情不僅僅是段子?

好吧,一方面如果黃阿麗因為離婚而不開心,我很抱歉,另一方面,她的下一個特別節目將是關于與百萬富翁離婚、復仇者和熱門電影劇組的段子,我很期待。

還別說,阿代爾也很期待下一次脫口秀會爆出什么離婚段子

現在的“老司機”黃阿麗可以說是功成名就,但早在八年前,其實還是黃阿麗“倒貼”追求這位前夫呢。

Wong and Hakuta first met at a mutual friend’s wedding in 2010. "The first thing I learned about him was that, at the time, he was attending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ng shared in her 2016 Netflix special, "Baby Cobra." "And I was like, ’Oh my God, I’m gonna trap his ass. Going to trap his ass!’

2010 年,黃阿麗和柏田在共同朋友的婚禮上第一次見面。“我了解到他的第一件事是,當時他正在哈佛商學院就讀。”黃阿麗在她 2016 年的 Netflix 特別節目《小眼鏡蛇》中分享道,“我就想,我的天,老娘必須設套把這人弄到手。”

“And I trapped his ass initially by not kissing him until the fifth date, which is a very unusual move on my part. But I did it on purpose because I knew that he was a catch."

“在第五次約會之前,我都沒有親吻他,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不尋常的舉動。但我是故意這樣做的,因為我知道他炙手可熱。”

The comedian and entrepreneur wed four years later in San Francisco. They have two daughters together, 6-year-old Mari and 4-year-old Nikki.

四年后,這位喜劇演員和她的企業家老公在舊金山結婚。他們有兩個女兒,6 歲的Mari和4歲的Nikki。

在最新的脫口秀里,黃阿麗對前夫的評價是:

My husband is so smart. He went to Carnegie Mellon,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He is a Fulbright Scholar.

我的丈夫很聰明,他曾就讀于卡內基梅隆大學、哈佛商學院,獲得過富布賴特獎學金。

但同時,她也提到:

I’m the one leaning in while he is lying down.

當他躺平的時候,我正在打拼。

柏田先生到底是誰呢?真的是躺平人嗎?

Justin Kakuta is the son of inventor and television personality Ken Kakuta. Justin is a half-Japanese, half-Filipino who was born in Japan. Kakuta holds an MBA from Harvard School of Business.

賈斯汀·柏田是發明家和電視名人肯·柏田的兒子。柏田有一半日本人血統和一半菲律賓血統。他還擁有哈佛商學院的 MBA 學位。

He is an entrepreneur who previously worked as a vice president at GoodRx, a multimillion-dollar technology company. He served as Vice President of Product till February 2019.

他是一名企業家,曾在價值數百萬美元的科技公司GoodRx擔任副總裁。他曾擔任產品副總裁直到2019年2月。

但這之后,他就辭職了,開始了“躺平生活”,說是想花更多時間來陪伴家人。

雖然現在是黃阿麗在“養家糊口”,但其實剛結婚時,黃阿麗比現在胖18磅、一臉痘痘、還沒錢……也難怪被婆家逼著要簽婚前協議

“Being forced to sign that prenup was one of the greatest things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and my career,” she wrote, saying it gave her “the gift of fear” .

“被迫簽署婚前協議是我和我的職業生涯中發生過的最棒的事情之一。”她寫道,并說這是一份“恐懼的禮物”。

“I wаs extremely motivаted to eаrn my own money becаuse I signed а document specificаlly stаting how much I couldn’t rely on my husbаnd,” the 39-yeаr-old wrote.

“我非常有動力自己賺錢,因為我簽署了一份文件,詳細陳述了我在多大程度上不能依賴我的丈夫。”

阿代爾只想說:幸好簽咯!畢竟現在的黃阿麗資產可比柏田多多了!

Ali Wong has an estimated net worth of more than $5 million as of March 2022, according to Forbes.

據福布斯報道,截至 2022 年 3 月,黃阿麗的凈資產估計超過 500 萬美元。

相比之下,Justin Hakuta has a net worth of $1.2 million. And his main source of income is from his business operations.

賈斯汀·柏田的凈資產為 120 萬美元。而他的主要收入來源是他的商業運作。

還真是和黃阿麗之前吐槽的一樣呢~

He bought low. And if we get divorced, he going to sell high.

他抄底了。如果我們離婚的話,他就是高價拋售了。

1982年4月,黃阿麗(Ali Wong)出生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舊金山。

She is the youngest of four children in a household of four. Father Adolphus Wong was born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worked as a physician for Kaiser Permanente for more than 30 years before his death in 2011.

她是家里四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父親 Adolphus Wong 出生于美國,在凱薩醫療機構工作了 30 多年,直到 2011 年去世。

The author’s mother, Tammy Wong, immigr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1960 from Hue, Vietnam’s Central Highlands. Her forefathers came from the country of China.

她的母親 Tammy Wong 于 1960 年從越南中部高地移民到美國。她的祖先來自中國。

沒錯!黃阿麗是中越混血哦。不過相比于那些五官精致的混血兒,黃阿麗在外形上并沒有太多突出的優勢。

不過在她平凡、或者說是逗比的外貌下,卻有個又污又有趣的靈魂!

她是葷段子小能手,滿嘴“屎尿屁”,她在臺上的畫風是這樣的:

確實,一想到黃阿麗,“葷”、“性”、“黃暴”就會蹦到腦子里,但其實在這些段子背后,她談的是女權問題,是種族問題,也是婚姻問題……“葷”、“性”、“黃暴”不過是她諷刺這些問題的手段罷了。

In her first comedy special, “Baby Cobra” (2016), Wong stated, “I think feminism is the wor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women.” Anyone who has seen this special, or her second one, “Hard Knock Wife” (2018), knows that Wong does not actually hate feminism — she just believes that feminism ruined her dream of being “a trophy wife,” as feminism often encourages women to go out into the workplace and take charge,

在她的第一部喜劇特輯《小眼鏡蛇》(2016 年)中, 黃阿麗表示,“我認為女權主義是發生在女性身上最糟糕的事情。” 任何看過這部特別片或她的第二部《鐵娘子》(2018 年)的人都知道,黃阿麗實際上并不討厭女權主義——她只是認為女權主義毀了她成為“花瓶老婆”的夢想,因為女權主義經常鼓勵女性走出去工作并負起責任。

while Wong would much prefer to sit at home and be, in her words, “a trophy.” The irony behind this joke is that not only is Wong now the breadwinner of her family after having an extremely successful career, but her comedy itself is inherently feminist.

而黃阿麗更喜歡坐在家里,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做一個“花瓶”。這個笑話背后的諷刺之處在于,在事業非常成功之后,黃阿麗不僅成為了家里養家糊口的那個人 ,而且她的喜劇本身就是女權主義的。

既然這樣,那讓我們來看看黃阿麗是如何一步步成為那個“養家糊口”的女人的吧~

2009年,23歲的黃阿麗從UCLA大學畢業,開始在咖啡廳表演脫口秀,那會兒她每晚要演出近九次。黃阿麗將那破爛的演出場地形容成“流浪漢收容所”!

2016年,黃阿麗在懷孕七個月的時候,進行了一場脫口秀演出,一瞬間紅遍全美!那就是《小眼鏡蛇》啦~

那天,她挺著個大肚子,講了整整60分鐘“黃、暴、污”的段子。這場的經典動作甚至被網友們玩“壞”了:

你是不是詫異懷孕七個月的黃阿麗怎么都不好好休息一下?可是,這個“狠女人”當年甚至都沒放過自己結婚的日子,穿著婚紗就上了臺。.

2018年,Netflix上線了黃阿麗的第二個脫口秀專場《黃阿麗:鐵娘子》。依舊是夸張的緊身裙、依舊是挺著個大肚子——她帶著她的小女兒來吐槽啦。

這次,她的段子也和她的生活一起與時俱進了,從婚姻進階到了育兒。黃阿麗毫不避諱地喊道:“我愛我的孩子,但我想把她當垃圾扔了!”惹的一眾觀眾回應道:“That’s it!”(確實!)

2019 年, 黃阿麗主演了Netflix的電影《兩大無猜》(Always Be My Maybe),也參與到了劇本編寫中。

同年的10月25日,黃阿麗出版了一本書,名為《親愛的姑娘》,是一本留給女兒們的“人生指南”。

Advice on how to live your best life, as well as untold secrets As a life guide, she describes the book as a resource for her daughters to read when they become adults.

這本書提出了一些如何過上最好的生活的建議,也披露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作為生活指南。她將這本書描述為女兒成年后可以閱讀的材料。

今年的情人節,黃阿麗推出了第三個Netflix特別節目《黃阿麗:風流女子》。看看這豹紋緊身裙,是不是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也是這次,她揚言道:想要“出軌”。

"Like an idiot, I asked this dude to ask me to go to prison," she said in that special. "And now I’m in monogamy jail and I don’t know how to get out."

“像個白癡一樣,我讓這個家伙讓我去坐牢,”她在特別節目中說,“現在我在一夫一妻制的監獄里,我不知道如何出去。”

時隔兩個月,便爆出離婚消息……還真是“藝術源于生活”啊。

不管怎樣!讓我們一起期待黃阿麗的下一個特別節目吧。說不定就是《黃阿麗:離婚那些事兒》呢?阿代爾是一把子期待了,小伙伴們呢?

猜你喜歡

if only引導的虛擬語氣的用法

虛擬語氣有很多相關的引導詞,每種根據時態的不同又有不同的用法,非常復雜繁瑣,但又有規律可循,這次滬江小編就來和大家一起學習一下友if only和as if引導的虛擬語氣的用法。

一般將來時 | will與be going to 的區別

英語的一般將來時表示將來某一時刻的動作或狀態。這個是大家在中學時期就知道的,今天,小編為同學們詳細解析在一般將來時中,ill與be going to 的區別,一起來看看吧!

other, the other, another與others用法區別

這些不定代詞不僅在含義上有單復數之分,而且在用法上有泛指(無the)和特指(有the)之別。其用法區別可歸納如下: 1. 指單數時的用法指單數時,若泛指用another,若特指用 the other。如:Give me anot...

熱門組圖

大學里不教但你必須學會的六項本領

攢錢大法:個人理財黃金十法

閱讀排行榜 在星期一用英語怎么說 2022年CATTI考試時間公布 關于做好翻譯專業資格(水平)考試上海考區考務工作的通知 大學英語四六級通過率是多少? 2022年上半年英語六級考試題型及分值比例 大學期間,可以考的英語證書有哪些? 關于做好翻譯專業資格(水平)考試河北考區考務工作的通知 星巴克又上熱搜!.網友:在作死邊緣瘋狂試探? 滬江英語微信 專題推薦 英語六級考試報名 日語二級答案 日語五十音圖 英語單詞大全 英語作文范文 英語在線翻譯 英語學習資料 四級成績查詢 新視野大學英語 英語語法大全 英語音標發音表 英語口語練習 英語知識點 英文字母表 英語問答庫 BEC商務英語 英語四級答案 英語學習入門 標準日本語 日語一級報名 英語學習網站大全 日語五十音圖 英語單詞大全 日語二級真題 日本語能力考試 英語四級成績查詢 英文自我介紹 英語聽力mp3 四級考試時間 英語六級答案 英語四級考試報名 英語六級成績查詢 查看更多

熱門英語美文
最新英語美文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